Posted on

.,

一听到这声音,叶小宝心下一沉,连忙分开众人挤了进去。

“你哭也没用哇,这些都是村里的东西,你私自挖回来那就是违法,不抓你去派出所,就是看在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情面上呢。”

叶小宝听出来了,这是小胖子林园的声音,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吃了好几次亏都不长记性,看来这次要给他一次狠的了。

而此刻的林瑶却是委屈万分,昨天一群人,恶狠狠地冲来说果园是他们的,直接将正在采集何铃子的自己赶了出去。

现在,他们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家里后院地窖里还有大量的何铃子,便如狼似虎地过来抢夺。

林瑶稍稍争辩了几句,便被几个大汉推推搡搡地赶到了门外,这里可是自己的家啊,这些人怎么弄得好像土匪来了一样?

听到林园的那强词夺理的话,林瑶气不打一处来,抬起手臂狠狠抹了抹眼泪,“呼”地一下站起身来,指着林园娇斥道:

“林园你别得意,我一定要到镇上去告你们,不要以为这里没王法了,我就不信,我有合同在手,这果园能被你们就这样抢走。”

“你告啊,你去告哇……”

摸着肉嘟嘟的下巴,林园看着满脸寒霜的林瑶,心里直痒痒,美女就是美女啊,就连这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的生气模样,都别有一番风味。

“……村里有说过那合同有效吗?哇哈哈哈……瑶瑶啊,我看要不这样,只要你答应嫁给我,那果园的事,我就来给你做主好不好?不说别的,至少他们可以赔偿你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爱笑的眼睛很迷人

紧紧盯着林瑶因生气,而起伏不定的高耸部位,小胖子差点连口水都流了出来,这大禹村里的村花,早就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啊。不过现在也不晚,只要人还在,自己就有希望嘛。

“林园难道你忘了有人警告过你不许打我主意么?”

一听小胖子又开始说这些没营养的话,林瑶柳眉一蹙,冷冷地呵斥道。

不知为何,林瑶脑海中又想起了叶小宝,他不就是个村医嘛,怎么搞得跟个大忙人似的,一天到晚不待在村里,反而动不动就到处跑,现在他要是在这里,恐怕自己就不会受欺负了吧。

到现在干脆连电话都打不通了,小宝哥,你啥时候回来呀……

仿佛是听到了林瑶内心的呼唤,人群中,叶小宝刚挤了出来,正好面对着林瑶,不由赶紧歉然一笑。

哎呀,我不会是眼花了吧?

林瑶使劲眨巴眨巴眼睛,再定睛一看,错不了,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啊。顿时眉宇间那片阴霾瞬间消失无踪,脸上也绽放出来甜蜜的微笑。

“警告老子?”

可怜的林园并不知道那煞星正在自己身后,大喇喇地捏拳竖起大拇指向自己比划了两下,得意地哈哈大笑道:

“你是说姓叶的那小子?瑶瑶你还不知道吧?我前两天就听说那家伙成逃犯了,现在也不知道被警察抓了没,不过啊,他要是敢在大禹村出现,看老子怎么收拾他。”

记得当时知道叶小宝在江北被通缉时,林园可是喜出望外,这特么可是个好消息啊。

不管怎么说,那煞星只要不是个傻比,应该就再也不敢回来了,而在这大禹村里,出了那个王八蛋,还有谁敢跟自己作对?

“逃犯?”

林瑶一愣,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便立刻看向叶小宝,一脸询问的神色。

她好些天没有跟叶小宝联系了,要照顾果园又要照顾林大川,好不容易打次电话,叶小宝那边也是关机状态,而跟曾碧莲联系吧,她也说好久没见过小宝,只是话说得吞吞吐吐的,似乎有些话说不出口。

难道……小宝真的成逃犯啦?

拍了拍林园的肩膀,叶小宝给了林瑶一个稍安勿躁的眼色,淡淡地问道:“你的消息过时了吧,听说现在江北警方都撤销通缉令了,这只不过是一场误会。哦,对了,你是打算怎么收拾我呢?”

一听到耳边那熟悉的声音,林园先是呆了呆,抖动着嘴唇慢慢扭过头,那僵硬的脖子仿佛生了锈一般,就连叶小宝都可以听到那卡巴卡巴的异响。

“你你你……”

一回头看到真是叶小宝后,林园头发都差点竖起来了,瞪圆了眼睛一蹦三尺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眨眼就跳到一个老人身边,这才将刚才那半截话说囫囵。

“……你怎么还有胆子跑这来?叶小宝,你不是逃犯嘛?”

林家院子里,有位面色红润的老人一直坐在藤椅上闭目养神,哪怕周围一圈村民们指指点点,都充耳不闻,如同睡着了一般。

可一听到林园口中“叶小宝”三个字后,老人那寿眉下的老眼立马睁开,如同黑夜中突然出现的两道冷电般,看上去六七十岁的人,那眼睛居然精光闪闪,犀利得让人不敢直视。

“你就是叶小宝?打伤我谢家人的那个叫叶小宝的兔崽子?”

倏然站起身来,那老人绷着脸开口喝问道,那嗓音如同雷声滚滚,带有金石之音,让人听得耳朵发麻。

嗯,怪不得林园这家伙胆子这么大,也怪不得那温三居然还敢带人来,看这情况,应该是依仗有这老人在场吧。

在叶小宝眼里,这老人从睁开眼睛起,浑身的气势便滕然飙升,如同放入沸水的温度计般,危险指数直线上涨。

在老人站起身喝问的时候,那气势攀到最顶点,犹如猛虎捕食般紧紧凝视叶小宝,身上那件复古长衫也开始无风自动,开始猎猎作响起来。

高手……

恍然间,叶小宝仿佛感觉这老人变得如同一座高山般不可撼动,那强大的压迫感,似乎将空气都给凝固起来。心知这是对方有意散发气息来给自己制造压力,连忙运起《十二锦缎》,这才让自己好过了些。

“老头你凶什么凶,有种来单挑啊。”

叶小宝最讨厌这种倚老卖老的人了,听对方说话不客气,也丝毫没留情面,直接就怼了回去。

作者题外话:非常抱歉,最近有点事,更新的不给力,等这几天过了,我努力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