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最新章节!

“她来我这里,说是我不周道,让我倒茶,我倒了茶,她故意泼到我身上,那巴掌是我打的。”穆婉承认,“如果可以重来,那一巴掌我还是会甩上去。”

“她是母亲。”

穆婉笑了,“她从没有尽过母亲的责任,很多事情,我不想说,是不想小舅为难,也不想让小舅烦恼,但是我觉得,总会有真相被发现的那天。”

“什么真相?”项问天追问道。

“小舅,别问我,我就算说了,事情太残酷,未必会相信。”穆婉微笑着说道,处之淡然,雍容不迫。

“希望让我去调查?”项问天问道。

“我希望小舅永远都不知道。”穆婉深邃地说道。

项问天看着穆婉这般凝重的模样,“说吧,说什么,我都相信。”

穆婉是知道项问天什么样的人,他很注重亲情。

如果他知道,项雪薇要杀她,项雪薇杀了她的母亲,恐怕,真的会为难,会很为难。

“小舅,给我找一个小舅妈吧。”穆婉微笑着转移话题。

居家清纯天使麻花辫少女白袜美腿香肩写真图片

曾书回头,看了穆婉一眼,眉头拧紧着,握着方向盘的手也在瑟瑟发抖着。

他知道,穆婉越是不说,可,事情被挑起来了,找不到真相,心里总是有着这么一件事情。

是穆婉太聪明,还是项雪薇太蠢,自己去碰地雷。

“缘分这种事情,不好说。”

“只要有心,就会遇到了。”穆婉怂恿道。

“在说的事情,扯到我身上干嘛。”项问天脸上莫名地有些泛红。

“说我的事情,我觉得烦躁,压力山大,但是说小舅的事情,我觉得身心愉悦,气氛也会比较好。”穆婉笑着说道。

项问天知道穆婉不愿意说,“也罢,准备什么时候和上聿结婚,上次没有同意,上聿生气了,对吧?”

“后来我打电话给他了,他想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反正,这也是我最后的归宿了。”穆婉平静地说道。

项问天觉得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但是问穆婉,穆婉什么都不说,他也没有办法。

“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判断和决定,我干预不了,也不想干预,但是我希望知道,小舅不是摆设,小舅还是有很大的作用的。”项问天承诺地说道。

“嗯,小舅听了告状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地和我说话,我就知道小舅对我的偏袒了,我要是受了委屈,肯定第一时间找小舅。”穆婉微笑着说道。

项问天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穆婉的手机响起来。

她看是楚简的,接听。

“夫人,赶紧来一下老夫人这里吧,先生又被打的半死了。”楚简着急地说道。

“什么。”穆婉心里一紧。

她记得有一次她威胁了项上聿母亲,项上聿为了摆平这件事情,也被家里打的半死。

她那个时候想,项上聿这个人在外面嚣张跋扈,但是在家里,还是个乖宝宝呢,被打成那样。

“我现在过来。”穆婉挂上了电话,对着项问天说道:“小舅,我要去下项上聿父母那里,项上聿被打的半死了,我现在得过去。”

“我陪一起过去。”项问天说道。

“小舅先别,如果我去,是我和项上聿以及和他父母之间的矛盾,但是小舅出现事情就严重了,成了项家的事情,我和项上聿如果搞不定,会寻求小舅帮忙的。”穆婉拧着眉头,着急又担心地说道。

项问天看着穆婉的表情,“是真的想要嫁给他啊?”

“嗯。”穆婉应道。

好在他们出门并没有远,一会就来到了项上聿父母这里。

穆婉从车上下来,楚简站在门口,面色凝重又忧愁,“夫人,赶紧进去吧。”

穆婉踏进里面,还没有见到项上聿呢,就听见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混合着鞭子得抽打声,“知不知错,悔不回改?”

穆婉看到了项上聿。

他扬起了笑容,因为隐忍着,额头上,脸上,都细细密密的汗,嘴唇上还带着血,却笑得潋滟,明媚,好像这点伤痛压根不放在眼里一般。“孩儿不知道哪有错?”

“啪。”项明启又一鞭打在了项上聿的后背上,力道之大,衣服都打破了,皮开肉绽,能清晰地看到背后的血。

“还没有错,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吗,她结婚的时候就在外面找男人,勾引她的姨夫,害的的小姨离婚,离婚了,又勾引,这是当妇,和那种女人牵扯在一起,打电话故意不接,是翅膀硬了,就可以忤逆老子了?!!”项明启说着,又一鞭子打上去。

穆婉眼圈发红,心里隐隐发疼着。

“大舅。”穆婉喊道。

殷沫芬正在抹眼泪,心疼这个儿子,看到穆婉过来,气不打一处来,拦在了穆婉的前面,“这个不要脸的小蹄子,怎么还好意思来的?”

要是换做以前,穆婉肯定不会示软。

她从不畏惧这些人。

她也有她的骄傲,她的骨气。

可是,这些人,毕竟是项上聿的父母。

她经过了殷沫芬,跪在了项上聿的旁边,低垂着头,清晰地表达道:“我想做项上聿的妻子,请大舅成。”

“我不可能同意的,以为我不知道吗?”项明启拿鞭子指着穆婉。

“妈刚才已经过来说了,说小时候就打的是上聿的注意,小时候就开始勾引他,还真是处心积虑,狼子野心,一碰到邢不霍要娶,立马就琵琶别抱了,还能要点脸吗?”殷沫芬厌弃地说道。

项上聿的心情却很好,笑的越发灿烂,“小时候就开始打我注意了啊?”

穆婉瞟他一眼。

她随便说说气气项雪薇的,别人会相信,他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还问她?

“觉得呢?”穆婉反问道。

“我觉得别人会相信。”项上聿笑着回道。

她来了,他本来疼痛的,都不觉得疼了,心里都是暖洋洋的感觉。

“其实不用来的,我父母总不会把我打死的,不过放心,即便把我打死了,我也是要娶的。”项上聿说的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