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通州城始建于明洪武年间,城墙高超十一米,城周长达九里,总面积约两平方公里,正明统年间又筑新城与旧城相连,于是通州城的总面积扩大到三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便超过两万,乃京东首邑。

通州城共有五个城门,旧城三个,新城两个,如今鞑子攻打的城门正是新城的西门,名曰:五尺瞻天,大概意思就是离京城很近,五尺就能见到天(子)颜,从通州进京的商旅都会走这个西城门。

今夜,新城中的百姓突然都被官兵拍门叫醒了,直隶总督徐晋有令,新城中的所有百姓必须在子时之前部撤到旧城去,否则军法处置。

大晚上的被叫醒搬家,换谁都不乐意,但军法如山,老百姓又不敢违抗,只能满心不乐意地收拾细软,速度磨磨蹭的,有些人甚至连家中的瓶瓶罐罐都打包带走,速度就更加慢了,照这样下去,子时之前肯定撤不完的。

负责疏散安抚百姓的通州卫指挥同廖发,见状不由着急上火了,想要用强的,但又担心引发军民剧烈冲突,大帅可是说过出了纰漏唯他是问的。

幸好,关键时间,手下一名机灵的百户给廖发出了个主意,后者听完后觉得可行,于是便宣布,只要子时之前家撤到旧城的,按照人头发给两石粮食。

这个时候一石粮食能卖一两银子以上,老百姓一听每人能领两石粮食,顿时都跟打了鸡血之似的,家家户户携老扶幼,争先恐后地涌向旧城,家中人口多的显然赚大发了。

廖发见状终于松了口气,如今通州城中最不缺的就是粮食,正值夏粮解京,所以城中的各大仓库都装得满满当当的。如果是平时,廖发自然不敢自作主张把官粮发给百姓,但如今按照徐晋的那个计划,这些粮食也是浪费的,还不如将一部份发给老百姓。

子夜之前,居住在新城的近万百姓,还有商旅部撤到了旧城,接下来,连接新旧城的城门一关,官兵便开始“开仓放粮”了,近五十万石粮食被拉出来,部倒在大街小巷中,铺了足足近半米高,别说是马,就连人在上面行走都很困难。

“作孽啊,那有这样糟塌粮食的,天理不容,天理不容啊!”通州城中负责督运漕粮的大太监何秋生颤抖着扑通在大街上,举高双手呼天抢地,突然又站起来指着徐晋破口大骂道:“徐晋,你如此糟塌粮食,必遭天遣,必遭天遣!”

徐晋皱了皱剑眉反问道:“若是城破了,这些粮食还不是便宜了鞑子?”

“可是城还没破!”何秋生尖声反驳道。

超美黑长直姑娘清新自然花朵唯美写真

徐晋淡道:“等城破后,何公公恐怕就没机会站在这里说话了,来人,扶何公公回旧城官署休息。”

两名神机营的亲兵应诺一声,上前架起何太监便往旧城而去,后者像个泼妇似的手舞足蹈,把地上的粮食踢得乱飞,一边尖叫:“徐晋,本公公定在皇上面前参你一本,你等着,本公公要参你一本!”

“你随意!”徐晋淡然地吐出三个字,然后率着众亲兵,踩着满地松软的麦粒和谷粒往西城门行去。

此刻的西城门灯火通明,官兵正在密锣紧鼓地准备着,见到徐晋到来,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都纷纷站定行礼。

城门洞下挖了一个大坑,一队神机营的军卒正在小心翼翼地将大坑掩埋,并重新铺上青砖。

“老郭,没问题吧?”徐晋问正在擦拭燧发枪的郭金雕,后者胸有成竹地嘿笑道:“大帅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好,事成后给你记首功!”徐晋道。

郭金雕啪的敬了个军礼,大声道:“谢大帅,这首领标下拿定了!”

周围的神机营将士不由投来羡慕妒忌恨的目光,不过没办法,谁让人家老郭枪打得准,真正的百步穿杨。

城中的守军密锣紧鼓地准备着,城外的鞑子军也没闲着,哈里赤和特穆尔准备在黎明时分发动一波猛攻,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明日下午之前必须拿下通州城,否则只能提头去见俺答了。

早上五时许,月黑风高,哈里赤和特穆尔下令攻城,激越的战鼓声中,各种攻城器械被推到了阵前,第一批一千五百名鞑子高声喊杀着,凶狠地扑向城墙。

第二批一千五百名鞑子、第三批一千五百名鞑子则在后待命,准备接替上一批的同伴,实行不间断攻击。另外,还有三千鞑子精锐在大营中枕戈待旦,只要城门一破,他们就会第一时间跃马杀入城中,屠杀城中的守军。

战斗一开始便呈白热化,鞑子把所有攻城器械都用上了,悍不畏死地猛撞城门,又或者往城头上攀爬,尸体像下饺子般掉下一茬又一茬。

徐晋站在城头上亲自督战,亲兵们竖起了盾牌结阵,把他身前的空间护得密不透风,箭矢像雨点般射来,却部被盾阵给挡下来。

“鞑子的攻击比以往都要猛烈,估计是急眼了。”王林儿站在徐晋身边道。

谢三枪嘿笑道:“那更好,咱们连戏都不用演了。”

徐晋摇头道:“戏还是要演的,要不然鞑子会起疑!”说着掏出怀表打开看了一眼,续道:“现在卯时一刻,待鞑子的第二波攻击后便按计划行事吧,老王,你来指挥!”

王林儿肃然道:“属下尊命,请大帅先下城头,此地便交给属下吧!”

徐晋也不矫情,大帅可不是用来冲锋陷阵的,他又嘱咐了诸将几句,便在众亲兵的护卫下下了城头,往旧城而去,如无意外,新城很快将变成一座炼狱。

王林儿待徐晋离开后,锵的拔出了腰刀,往城外一指,大喝:“开炮!”

轰轰轰……

城头上六门火炮同时发威,震天动地的咆哮声中,巨大的火舌照亮了黎明前的黑暗,火红的炮弹呼啸着落入敌阵,炸出漫天的火星。

“杀啊,冲啊!”

鞑子杀红了眼,城头的守军也杀红了眼,每一分每一秒都有鲜活的生命在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