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看来还真是咱们自己人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知道咱们是特务连的。说吧,你们是怎么看出来我们是特务连的?”刘侯铭饶有兴致地走到那名班长的面前,说的时候,脸上还是挂着笑容的。

不错,这依然是一句试探。

这里可不同前线战场,这里算是敌后战场了,日军刚刚从这里开过,谁知道会不会是有日军的渗透部队渗透进来了?

要知道,这些小鬼子那可都不是简单角色。

“都是一个团的,能不清楚吗?在咱们团里边除了骑兵三连的能和你们勉强有的一比之外,哪个连级部队会配有掷弹筒的?”那名班长笑着说道,“您说对吧,刘侯铭刘连长。”

“看来是自己人了,弟兄们都放下枪!”刘侯铭摆了摆手,示意大家把枪放下来,已经说到这种程度了,怎么可能会是外人呢?

“本来是想执行团座交代的任务的,却没成想能在这里遇见你们,既然你们都已经在这里了,想必说的话,咱们的敌人就在前方了吧?”刘侯铭笑着问道,正如是那名班长对特务连的了解一样,他也一样十分了解骑兵一连的作用。

那名班长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旁边一名士兵的电报机嘀嘀作响了。

那名士兵马上蹲了下来,把电报机慢慢的卸了下来,开始接受电报了。

很快,那名士兵就将电报上的内容告知了班长:“二班长,团座那边发来紧急电报,要求咱们盯紧了眼前这支日军部队。”

“我明白了。”这二班长点了点头,由于二班这边的发现较大,所以排长特意把电台配备到了他这边,以防是错漏了什么重要情况。

红指甲芳心未展少女旅行图片

“刘连长,对不起了,我们要执行团座的紧急命令了,要是这一仗咱们还有命活着回去的话,咱们再好好地喝上一盅。”那名班长十分认真地说道,脸上没有一丝作伪或是吹牛的样子。

只见刘侯铭在听到这一句话之后,立马是一副眼前一亮的模样,然后开口说道:“兄弟,你先别说这个了。搞侦察的话,我们特务连不比你们骑兵一连要差,甚至我们搞侦察的时间比你们还要长,只是现在我们接到的是团座要求,我们进行藏匿的命令。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我倒是还想要弟兄们支援一下你们。不知道兄弟你意下如何?”

只见这班长也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之人,立马就答应了:“那感情是一件好事儿啊,你们特务连的又有经验,而且现在正是我们需要人的时候,你们来帮我们一下,那简直是太好了。”

要知道特务连,这可不是一个仅仅只会搞侦察的部队:他们无论是作战能力还是战斗力,或是军事技能,可都是顶尖的,若非是这班长被敲了脑袋变傻了,否则,他必然是拒绝不了这样的请求的。

换句话来说,他是求之不得的。

“那就这样好了。我们特务连配合你们的行动,如果有其他作战任务,我们会尽量给你们留一点人手的。”刘侯铭点了点头说道。

对于刘侯铭来说,接到了这一个进行藏匿的命令,那就是他们现在暂时没有战斗任务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和骑兵一连的弟兄们去看看热闹,毕竟团座都亲自下了命令,这必然是团座也十分重视的一个事情。

所以,刘侯铭才特意提出了这一个事情。

要是真的跟骑兵一连的人在这里闲的打鸟守株待兔的,刘侯铭他倒不如带着弟兄们去好好睡一觉,那还更值得,用得着陪这些专门搞侦察的家伙跑来跑去么?要知道特务连的定位,那可是战斗力极为强悍的特种部队!

尽管在这个时代,匮乏的物资等等各种客观原因,导致特种部队无法跟二十一世纪的特种部队相比较,但在这个时代,这样的一支部队无疑是称得上是特种部队的。

都说特种部队,特种部队的,唯一胜在的是一个特别的特,而且是特别能打的特。

只见刘侯铭跟着这些骑兵一连的弟兄们爬到一处小山坡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蹊跷了:原来是这些小鬼子有两门口径特别巨大的火炮,也难怪团座会下这么一大命令了,想必就是想对人家的火炮下手了。

作为最了解团座心思的连级军官,刘侯铭的眼珠子咕噜噜地一转,然后就开始轻声吩咐他身后的士兵:“马上让电报员致电团部,告知团座,我们特务连已经和骑兵一连的侦察部队会合在一起了,而且发现了两门口径特别巨大的火炮。”

“还有别的事儿要吩咐吗?”那名士兵问了一句。

“不必了,就这么执行吧,如果团座想用我们的话,他们自然会用的。我们能做的只有是把我们现有的情况向他进行报告了。”刘侯铭沉声说道,谁是上级和如何做好下级的分内之事,他比谁都清楚。

而且刘侯铭他也自信地认为,团座一定会让他们特务连来执行这个抢夺火炮的任务的——因为没有谁会比他们的部队更为合适了。

如何说是合适呢?无非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罢了。

……

果不其然。

在张天海接到这一份报告之后,立马是高兴的跳了起来:“果然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呐,刘侯铭他们特务连能在这个时刻和骑兵一连的部队相遇,这简直就是天意呐。要是拿不下这两门火炮,我张玉麟也枉费重新走这一遭了!”

这个消息不是好消息的话,那还有什么事算是好消息呢?

想必,在张天海的心中。已经没有任何事比这件事更开心了,除非是他家的郑曼下崽了。

咳咳咳,当然了,两者并不能相提并论,这只是打一个比方罢了。

“来人马上复电特务连,让他们找准时机,给老子抢了这两门火炮!还有,最好是能把炮弹也给老子带回来,如果是失手的话,我唯他刘侯铭是问!至于骑兵一连的话,继续执行他们的侦察任务,这个任务就交给特务连来执行了,必要的时候,骑兵一连必须提供人员马匹帮助特务连把这两门火炮给老子运回来!”张天海兴冲冲的说了一大堆话,可是苦了负责登记的那名作战参谋了。

总的来说,也就是一句话:团座说的话实在是太快了,快得让人有些难记住啊……

……

PS:第二更送上,哎,总算是赶上了。

实在是不容易呢,大家就早点睡觉吧,明天继续两更,不拖不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