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肖舜!”

姚岑下意识地惊呼出声,想要阻拦肖舜,伸出手却只抓住了一缕风,唯有眼睁睁地看着肖舜就这样冲入了火海中,义无反顾。

刘云香和姚建国也看傻了眼。

“他,他这是投火寻死?”姚建国喃喃道。

刘云香则大骂一句:“真是个脑残废物,说他两句就受不住了?哼,死了也好,省的还要跟他离婚!”

姚岑却泪流满面,心中绞痛无比,肖舜,怎么这么想不开!?

肖舜的举动也惊到了其他人,救援队连忙喊道。

“所有人,马上离开!”

“我不走……我女儿,我女儿还在里面啊,你们谁救救她!”一衣着华贵的男子站在火场口处,嚎啕大哭,无论救援人员怎么拖都不愿离开。

“救救她,救救她!”

“先生,请你尽快离开!”

救援人员急了,刚才已经有人扑进去了,若是这男子再想不开冲进去,那就又要徒增一条人命了。

清新小私房

就在此时,人群突然齐齐发出惊呼。

“天呐,快看!”

“居然出来了!”

众人齐齐看去,只见火舌肆虐的海洋中,一人抱着一个昏迷的中年男子快步冲了出来。

瞬间,场哗然!

在救援队都束手无策的这一刻,这个看似平凡的年轻人竟然成功地将人救出来了。

医疗人员、救援人员都看呆了,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呆呆地看着。

冲出来的人自然是肖舜,他怀里抱着的,便是已经昏死过去的油罐车司机,此时司机已经满身焦黑,伤势触目惊心。

所有的火焰在肖舜周围都恰到好处地被挡开了,仿若有着一层无形的屏障般。

而抱着他一步步走出来的肖舜,如同天神下凡。

“天呐……”

姚岑不敢置信地捂着嘴,双眸明亮,她本以为肖舜是进去寻死,没想到竟然是去救人。

而且还救出来了!

“身烧伤百分之七十以上,重度烧伤,下肢最为严重、但不要截肢,我已经稳定过了他的伤势,进行手术就好。还愣着干什么?马上急救!”

肖舜喝道,他在救出司机的瞬间,就一直通过双手再给他体内输送真气。

靠着真气,稳定住了司机严重的伤势。

医疗队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冲上来将伤者接过。

“记着,千万别截肢,能救回来。”

听着肖舜的话,医疗人员连连点头,忙推着病人上了救护车,一检查愈发震惊。

就如肖舜所说。

虽然司机烧伤严重,但是体内活性相当好,所有的伤势都不过是外伤,似乎有一股气在吊着他的命似的,只要抢救及时,完可以不用截肢。

“奇迹……快,开始急救,马上开车!”

主治医生慌忙说道,救护车立刻拉着司机离开。

肖舜松了口气,后面的事情就不用他操心了,就在他转身欲走时,方才嚎啕大哭的男子仿若看到了希望,忙扑上来抱住了肖舜的大腿。

“英雄,别走……我女儿还在火海里,求求你救救她吧!”

男人衣着华贵、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此时却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显然已经接近崩溃。

救援人员也不拦着他了,他们也很想知道,面前的男人是否可以再次创造奇迹。

“我知道了,你放开我。”

肖舜说罢,闭上双目,男人忙放开手,看着肖舜,双目中满是希冀。

庞大的感知瞬间笼罩了整个火场,肖舜快速地搜寻着。

终于,他感知到了在火海边沿的宾利车里,果然还有一个小姑娘,但已经昏死过去,好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不对……还有最后一丝气息,有救!

肖舜陡然睁开双目,低喝道:“救援队拉着高压水枪跟我过来。”说着,他边往感知的地方跑去,身后几个救援人员连忙跟上。

到了火场边沿,果然看到了一辆正被火焰包裹着的黑色宾利车,里面的副驾驶上昏睡着一个小女孩,救援人员忙将水枪对准了,却只是杯水车薪。

若是等灭火,小女孩肯定没救了。

众人心焦之际,肖舜再次冲了出去,体表真气萦绕,将火焰挡在了身周,冲到了车门前,甚至火场都被他狂风般的气场暂时掀开了一条通道。

救援人员连忙跟上,到车前一看,却各个脸色难看。

透过破碎的玻璃可以看到,小女孩的双腿竟然被变形的钢架卡住了,想必是爆炸时发生的车祸导致的。

“怎么办?现在根本来不及啊!”

“快快,工具呢?”

“不行,锯不开!”

几个救援人员围在车前急得团团转,却无计可施,此时可谓生死时速,危险的火场随时都有可能会再次发生爆炸。

肖舜冷不丁地道:“你们让开,我来。”

他很想说,若不是这群人跟着自己进来,刚才还把他挤开,他早就把人救出来了。

众人连忙让开,肖舜大步上前,徒手抓住了滚烫的钢架,接着,猛地双手用力,竟然生生地将钢架徒手掰断!

惊得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肖舜却跟没事人似的,抱起小女孩,头也不回地道:“你们几个,跟紧我。”

一时间,几个救援人员都在怀疑自己才是被救的人了。

待得跟在肖舜身后毫无惊险地冲出火场,他们依旧觉得刚才的一切就如同梦境一般。

徒手掰开钢架,还是燃烧温度千百度的灼热钢架,这是人吗?

“快抢救吧。”

肖舜将小女孩递给医疗队,他盘坐在一旁,恢复自己消耗的真气,两入火场,对于他来说也是不小的消耗。

医疗队忙不迭地进行抢救,小女孩的父亲也在匆匆感谢肖舜后站在救护车旁等待着。

可以看到他的手臂也被烧伤了,此时却浑然不觉,整颗心都系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小女孩已经昏迷,医疗人员火速进行了电击心脏抢救。

但随着时间的快速流逝,主治医师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再又一次心脏复苏失败后,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们尽力了……吸入了大量的燃烧气体,肺部都被灼烧坏了。”

“什么?”

门口等待的男人瞬间崩溃,好不容易等到女儿被救出来了,竟然又告诉他无力回天,这是何等的折磨!

“先生,我们也没办法,节哀吧……”

医生走下救护车,无奈地摇了摇头,“倒是先治疗你手上的伤势吧,再拖延下去,会越来越严重的。”

“不,我不信!”

男人声嘶力竭地道:“我有钱,我有很多钱,一定可以救活我女儿!”

说着,他猛地抽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闪耀的黑卡。

拥有银行黑卡的人均非富即贵,男人必定是江海、乃至整个江南省的顶级人物。

“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我们无能为力。”

医生无奈地道。

男人如遭雷击,缩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难道他的女儿真的没救了吗?

就在这时,肖舜吐出了一口浊气,淡淡地道。

“我还有办法,让你们的医疗人员都暂时退开,我来。”

说着,他站起身走向救护车,车上的医疗人员连忙给他腾出了位置。

经历过刚才的事情,众人心中对肖舜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仿佛只要有这个男人在,就可以创造奇迹!

众目睽睽下,肖舜从怀中拿出了随身带着的银针,大大小小二十四根、整齐地排列在楠木盒子中。

他的真气已经恢复了大半,想来应该可以完成治疗了。

肖舜深吸一口气,双指捏起一根银针,接着扎入了小女孩的上星穴。

下手稳准狠,一连数针、快若闪电地扎出,此针法名为炎黄十三针,乃是可以起死回生的传奇针法。

如神似幻的针灸手段,看呆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