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那龟衍峰主越说越激动,脸上的迷雾也越发波动迷雾起来。

玄武宗主长声叹道:“我当然也知道施展龟衍神通对你的伤害极大,不过我并不是要你推衍那唐小子具体运命如何,而是要你推算宗门走势,今后到底是吉是凶即可。”

作为玄武宗的宗主,即便他没有专修龟衍峰这一脉的龟衍推算神通,但也知道也是像唐锋这种身份之人,所动用的推衍术就要越高级。

换句话说若是推算这种气运子,所受到的天道反扑往往也就更大。

龟衍峰主这才试探性的问道:“你这话当真?”

“自然是当真!”玄武宗主道:“而且我也会做出补偿,你这个家伙,不是一直惦记着宗门遗留下来的那块自上古就留存的龟背么,事成之后,我便将它给你就是了。”

龟衍峰立刻应下:“那好,既然是推算宗门吉凶,那还差不多。”

玄武宗忽又笑道:“不过具体推算,你还得跟那姓唐的小子相挂钩。”

龟衍峰立刻又大骂起来:“你这老家伙,我还以为你会如此的好心,说来说去还不是要我推衍那小子的运势?”

玄武宗主翻白眼道:“这不一样,只是与其相互牵连罢了,并不是,要你具体推算他的命运走势,这两者意义不一样。”

说到这他叹了一声,语重心长的道:“师尊他老人家还在世的时候,就经常说你独心,这是你守身的原则,又何尝不是限制你突破的枷锁?”

龟衍峰主沉默,好半晌才道:“那好吧,看在玄武宗的份上我答应,不过你得先拿出那块上古神龟脱落之壳,否则门都没有。”

清纯可爱小mm生活照

玄武宗主没好气笑道:“那是自然,有了这块神龟壳作为法器推算,你受到的天道反噬也会小一些。”

龟衍峰主不说话,只是朝玄武宗主伸出了手。

玄武宗主摇摇头,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好笑神色,对于自己这师弟,他实在是太了解了,几百年前两人进入山门的时候就是如此。

“给你!”玄武宗主微微一拂袖,一块巴掌大小的乌黑龟壳凭空出现,接着就到了龟衍峰主的手中。

“这还差不多,接下来替我护法!”龟衍峰主似乎不是拖泥带水之人,立刻盘腿坐下来,至于那块上古就存在的神龟壳,被他放置在了跟前。

紧接着他抬手一挥,跟前出现个小型法坛,同时将龟壳摆在法坛之上,随后他双手结了个奇怪的法印,整个人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随着不断口念咒语,施展龟衍神通,整座大殿立刻风起云涌,上空,忽然出现万丈霞光,更惊奇的是另外小半边天还涌现出滚滚黑云。

期间苍穹电闪雷鸣,偶尔还有七彩神光一闪而过,甚至还有日月浮现,种种异想层出不穷,到后来这位龟衍峰主后背,浮现出了一头神龟虚影。

“三千道法,神龟推衍,万象往生,现世!”

龟衍峰主忽然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往法坛上的龟壳点去,一刹那间,原本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龟壳,开始浮现出一道道龟纹。

金黄色的纹路,在龟壳背上犹如细线般缓缓蔓延开来,这整个期间,包括玄武宗主以及那两位太上长老在内都在凝神观看,并不敢发出动静,生怕打扰到这位神秘的推衍大师。

刚开始的时候,只有七道纹路自龟背上逐渐蔓延开来,然而刚到一半,忽然就停止不前,龟衍峰主兀自冷哼一声,连忙便了一个法印。

“看样子,动用第七重龟衍神通竟然都还推算不出来。”一位长老道,玄武宗主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开口。

法印结动,很快就又有一道龟纹出现,这属于第八道龟纹刚蔓延开,立刻就停止不动了,看样子还是前路渺茫无法推算。

“果然还是得动用第九重龟衍神通!”玄武宗主叹了一声,便在此时,龟衍峰主再次咬牙结动法印。

第九道金色的龟纹终于亮了起来,随后这道龟纹便与其他八道龟纹,徐徐朝着四周蔓延开去。

然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巴掌大小的神龟壳上空,忽然间,浮现出了一幅图画。

五彩流光的图案,有飞龙走兽,也有仙草古树,同时日月升空,不过,却还有无尽黑渊在裂在其中。

更为可怕的是,一柄绝世神剑,沾满鲜血的神剑,横亘在中央!

图案上笼罩着重重迷雾,里面具体的景象只是若隐若现,然而当众人,正要打算看个究竟之时,忽然间轰隆过一声。

这半空浮现出来的景象图案,竟然毫无征兆的炸裂了开来,其中维持,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

又是噗嗤一声!

龟衍峰主张嘴,一口老血直接从他口中吐了出来,他整个人都在踉跄,面色也苍白到了极点。

饶是玄武宗主这等千古巨头,看到了这般情况也大惊失色,连忙问道:“师弟,你怎么样,没事儿吧?”

龟衍峰主好不容易才稳定住体内那条摇晃个不停的长生桥,摆摆手道:“没有大碍,不过这推衍,唉……”

他说到这里连连摇头,脸上全都是懊恼惭愧之色,显然刚才的推衍,他并没有能够完全推算出来。

一名太上长老困惑问道:“刚才那般景象到底怎么回事,为何图案,会出现这般混乱的场景?”

玄武宗主在沉默,显然他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龟衍峰主不回答,而是无比心痛的看了看那块已出现一条裂缝的龟壳,用手擦了擦后,脸上的心痛之色更浓。

“他娘的!”这位龟衍峰大能忽然很不着调的爆了一句粗口,冷哼道:“为了这么个小子,老子的神龟壳都裂了,真他娘的不值当啊!”

玄武宗主没好气的笑道:“行了,不过只裂了一条缝,日后找机会,又不是没修复可能,你倒是说说看,刚才那副景象,具体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你们刚才难道没看见,还是都瞎了眼?”

龟衍峰主翻着白眼将宝贝神龟壳收好之后,这才咬牙愤愤然的道:“这就是大吉大兄之象,换句话说,咱们玄武宗日后,有可能是大吉象,但也有可能是大凶!”

说到这里,这位龟衍峰主似乎还不解气,大大咧咧骂道:“他娘的,那姓唐的臭小子,他命格到底是什么做成的,老子刚要把他牵扯进来推算,这神龟壳竟然就直接炸裂了开来!”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