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陈星佚又来了!”

在大顺本地解说员的惊呼声中,远洋球场的看台上又响起了意义不明的呼喊声。

之所以说意义不明,是真不知道看台上的金箭头球迷到底是在给陈星佚加油呢,还是在给他喝倒彩……

在巨大的声浪中,陈星佚在边路接球后内切,于荣坤这次不敢贸然出脚,只是跟着他往中路转移。

简直就像是一路护送一样。

靳勇倒是冲出来想要断球,结果被陈星佚轻轻把足球往旁边一拨,就给闪开了。

这也更显得于荣坤刚才没有直接出脚抢断是多么的正确。

当陈星佚横向盘带来到禁区前沿的中路时,本来在中路的胡莱往他来的方向转移,跑到了左边。

原本是防守他的毛军正一看靳勇被陈星佚给过掉了,也不敢去追胡莱。因为这样就等于将中间都拱手相让,金箭头的防守中门大开。

那陈星佚还不是予取予求了?

于是他只能被迫守在中路,防范陈星佚可能的射门或者突破。

结果陈星佚在继续往右边移动的过程中,把足球用脚后跟磕给了拉到左路去的胡莱。

彩色毛线女孩和她的猫咪

胡莱在几乎是无人盯防的情况下接到球后,身体向左边倾斜,抡起右脚,做出要把足球搓向远角的架势。

但是在真正射门的时候,他却改用右脚的脚背把足球抽向了近角!

金箭头门将郑东林被胡莱之前的射门动作所欺骗,倒向远角,只能眼睁睁看着足球从近门柱旁边飞进球门!

“胡莱!!哇!又进了!又进了!他连续两场比赛在对阵金箭头的时候梅开二度!”央视解说员贺峰连连惊呼。“陈星佚则完成了他本场比赛的助攻帽子戏法!我相信看台上和电视机前的金箭头球迷们,此时此刻内心情绪一定是复杂的……”

进球之后的胡莱跑向陈星佚,和他击掌相庆。然后他又越过陈星佚,径直跑向……场边金箭头的教练席前。

所有人都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老实说,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乎王献科当初害得胡莱他爸爸提前退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了。

他们只知道,王献科在年轻的胡莱面前,非常狼狈。

这次王献科干脆就坐在教练席的椅子上不出去了,同时努力绷着那张脸,不让它在摄像机镜头面前出现什么奇奇怪怪的表情包……

他知道,此时此刻,一定会有很多摄像机、照相机的镜头在对着自己。

0:3落后让他意识到这一次搞不好已经输定了,但他还是不允许自己在镜头面前彻底认输。

胡莱跑了过来,再次用手指着王献科,做出了自己的招牌庆祝动作。

最后他再指指王献科,做完这套动作后,才跑回了自己的半场。

※※※

在场比赛六十分钟的时候,闪星就已经三球领先金箭头了。

谁都看得出来,金箭头完了。

哪怕是在主场,他们也不可能在剩下的三十分钟比赛时间里完成逆转。

赛前要是有人说闪星会在比赛中三球完胜大顺金箭头,肯定会有很多人不相信。

虽然本赛季金箭头在联赛中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但人家好歹也是两个赛季前的中超冠军。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回到主场力以赴的他们,怎么可能被闪星打进三个球?

从纸面实力上分析,从主场优势出发来考虑,一个位置一个位置的对位分析,都无法得出金箭头会在比赛中0:3落后的结论。

可惜的是现实的足球比赛就是这么不讲道理,也不讲逻辑。

再怎么不可思议的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在众人眼前。

或许足球比赛正是因为如此不讲逻辑和道理,才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吧?

因为那些生活平平淡淡的人们,只能将激情和希望寄托在足球上。

现实中有太多不可能,都能在足球场上变成可能。

※※※

就在胡莱打进第二个球之后没多久,赵康明就在准备进行换人调整,他第一个要换下的就是胡莱。

为三天后的亚冠八分之一决赛次回合比赛提前做准备。

但当康子庆在场边热身的时候,胡莱却又一次在大顺金箭头的禁区里获得了射门的机会。

这次是张清欢拉到了右边送出传中,胡莱在金箭头两名中后卫之间找到了空当,然后铲射破门!

“胡莱!!!帽子戏法!他完成了帽子戏法!我的天呐!这状态简直太好了!他真的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把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变成现实!!”安东卫视体育频道的解说员这话说得无比骄傲。

说了见一次打一次,就一定要见一次打一次!

我们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进球之后的胡莱从地上爬起来,跑去和为他助攻的张清欢拥抱。

闪星的球员们蜂拥而至,把他们两个人团团围住。

这次胡莱没有单独从庆祝的人群中脱离出来去找王献科。

在胡莱进球之后就第一时间转身走回教练席上坐下来的王献科见状,松了口气。

他对胡莱没有来找他,感到轻松……

但他放松的太早了。

在结束了庆祝,和队友们一起跑回自己半场的时候,胡莱经过了金箭头的教练席前,然后他转过身去,抬起双臂,拇指下翻,指着自己背后的号码和姓氏,又一次亮给了王献科看。

这次,在他身边的张清欢冲着王献科指了指胡莱的后背,做了一个“介绍”的手势。

接着他哈哈大笑,搂住胡莱一起跑了回去。

※※※

胡莱完成帽子戏法之后,赵康明把他换了下来。

当胡莱从场上走下来的时候,一直都在场边关注比赛的记者王珊珊开心地转身对摄影师伸出了两个手指头,就像是代表胜利的“V”。

“已经赢了两场啦,小张!”

摄像师冲她苦笑。

比赛其实还没结束,但他也知道现在纠结这剩下的十几分钟比赛毫无意义。

就金箭头的状态和士气,任何一个稍微懂点球的球迷都看得出来,这场比赛金箭头大势已去。

老实说,今天这场比赛对他的冲击非常大。

上一场比赛的胜利还能说是闪星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有主场优势。

今天这场比赛可是在金箭头的主场踢的,从战术上来说,金箭头一开始针对陈星佚的防守也很成功。

但为什么最后还是被闪星给打花了呢?

足球是圆的啊……

※※※

胡莱下场之后,比分没有再发生任何变化,闪星最终在客场4:0击败了大顺金箭头。

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王献科几乎被记者围剿:

“请问王指导,明知道接下来还有亚冠八分之一决赛的次回合比赛,为什么这场联赛还要派出主力?”

“金箭头不是已经放弃联赛了吗?这是否是为了你的一己之私而牺牲了队的利益?”

“王指导,请问你是否会考虑辞职?”

“回到主场之后,却被自己昔日的队员击败,有何感想?”

“王指导,球员们在丢了第二个球之后就已经失去了斗志,请问球队更衣室是不是脱离了你的控制?”

王献科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推开话筒,起身就走。在他身后,是记者们纷纷站起来,离席追问。

“王指导请留步!”

“王指导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王指导逃避问题是没有用的!”

“王指导请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

“王指导……”

※※※

闹哄哄乱糟糟的新闻发布会现场画面逐渐缩小,变成了一个画中画固定在屏幕的左侧,新闻主持人坐在画面右侧对电视机前的观众们说:“以上就是赛后新闻发布会现场的画面……王献科没有回答提问,他离开的背影显得有些狼狈……在输掉这场比赛之后,大顺金箭头已经跌出了十名开外,这对于上个赛季是联赛亚军,上上个赛季是联赛冠军的大顺金箭头来说,落差实在是巨大。据说大顺金箭头俱乐部已经在着手寻找王献科的继任者了……”

在悬挂在天花板的电视机正对着的地方,超市老板对站在收银台外面提着一篮子方便面、零食、饮料的陈星佚和他的队友们摆手:“不要钱!”

“啊?这不好吧?”陈星佚有些为难。

“我去,小星星你面子这么管用!”胡莱听老板这么说之后,惊讶之余又从收银台旁边拿了一盒口香糖,“那我再帮你拿一盒口香糖,这玩意儿你吃得快,常备常有。”

“……”当着老板的面,陈星佚都不知道该说胡莱什么好,他只能用幽怨的目光看着胡莱。

老板却哈哈大笑:“没关系,没关系。喜欢什么再多拿点。我给你说胡莱,在大顺,陈星佚的面子就是这么管用!所以你们闪星别想把陈星佚永久留下!”

胡莱笑了:“老板你多虑了,小星星对你们大顺简直情比金坚呢,我们闪星连美人计都用上了,也没用呢!”

陈星佚扭头瞪了他一眼:“哪儿来的美人计?”

“你觉得欢哥不美吗?”

“胡莱你大爷!”张清欢在他后面伸手就掐胡莱的脖子。

胡莱又翻白眼又吐舌头的,把所有人都逗乐了,包括超市老板在内。

等送走了这群闪星球员,超市老板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脸上还带着笑容,但笑着笑着就又担忧起来。

陈星佚在闪星过的这么开心,他还舍得回金箭头来吗?

※※※

“大顺本地的球迷真好啊,难怪小星星你要死要活都要回来。”走在回酒店的路上,胡莱感慨道。

“大顺是足球传统的城市,这里的球迷都特别懂球,当然好。”陈星佚说起这话还有点自豪感。

虽然他不是大顺人,但既然当初他在从高中转去职业足球的关键时刻,选择了大顺金箭头足球俱乐部,那么这座城市从此也就和他联系在了一起。

但他一定要回来,而不是选择继续留在闪星,却并不是因为球迷,或者说在此之前,不是为了这里的球迷。

真正的原因他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不想回答胡莱的“为什么”。

我们现在还是队友呢,有些话不好说。

要说,等我离开之后,我们在球场上再见面的时候才说给你听吧。

胡莱还在他身边抱怨:“哎呀……我们在锦城出去吃饭,为什么还要自己掏钱呢?我觉得锦城人民也特别懂球,那问题出在哪儿?”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向了身边的张清欢和王光伟。

“欢哥是不是你的脸不够大?要不然就是老王你这个锦城本地人混得不够好啊……”

“胡莱你特么……”

“你给老子爬!”

陈星佚看着这一幕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