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武英凡点头,道“局座,要不……咱们在给各个地方分局,拨点款子?这来回来去的调装备,既危险又耗时啊,还不如就地筹备来的好呢。说句不好听的,动用了运输线要是出了意外,那就更是得不偿失了。”

孙国鑫听罢,想了想,又看向了范克勤,后者立刻会意,说道“局座,几位处长说的都有道理,不如……同时进行呢?”

“同时进行?”孙国鑫道“具体说说。”

范克勤道“卑职想的是,分成两条线,第一条线,适当的给困难的分局拨付点款子,让其就地解决一下。另外,鹿处长说的哪些问题,咱们也同时查上一查。在这个年头大发国难财的人,确实还是客观存在的,怎么避免,大家合计合计?”

孙国鑫道“要说查的话,还是有些困难的,毕竟各个地方上的分局那么多,就算下狠心查,工作量也太大了一些。”跟着看向了众人,道“都说说,有什么好的建议?”

董桦衣看了看左右,说道“要不,让他们每隔多长时间,来一份具体的单据呢?”

武英凡想了想,道“倒不是不行,不过,终究是眼见为实啊,单据……这里面的水分有多少,咱们判断起来,还是有难度。”跟着顿了顿,续道“要不,往下派个督查专员?这样行不行?”

“那得派多少啊?”章法说道“咱们总局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不过不派的话……好像起不到威慑作用。这还真是有点进退两难了。”

“局座。”鹿博涵说道“不行的话,跟军统一样,建立一个军法处处呢?专门负责此事?”

孙国鑫沉吟了片刻,说道“不妥,筹备一个处,需要多少人啊?重新建立的话,产生的费用,反而更多。”

看看差不多了,范克勤说道“那……人少点行不行,咱们只要抽调点适当的人手,不耽误任何事。”

对面的董桦衣道“我看,好像可以啊。比如说成立一个巡查组,人数控制在一定范围,专门在各个地方巡视,这样一来,人数不多,但专门成立巡查组的话,还能给其余地方一定的震慑。”跟着看向了孙国鑫道“局座,这个方法好像不错啊。”

那些年的起点

孙国鑫点了点头,再次看向了众人,道“你们觉得呢?”

章法道“嗯,一个小组,十来个人,不多不少。咱们总局这面,也不差这点人,而且这个规模也耗费不了多少资金。我感觉行。”

其余几个人也都随即表示赞同,孙国鑫道“嗯,那就成立一个专项巡查小组。人数嘛,十二个吧,内务方面的人多一点,刑侦的老手也得有几个,再让一个威慑力强些的人任组长。嗯,应该会起到不错的效果。人选呢?”

范克勤这回首先说道“内务人才和刑侦人才咱们不缺,我的外勤总队的后备人员,其实就有不少原先是警察学校或者警察局的老手。人都是现成的,用的话直接选就可以。内务人才的话,还的看其余几位处长的了。”

武英凡道“有啊,查账记账什么的,我手下的兄弟就完可以。”

鹿博涵道“那就差不多了,就是这个巡查小组的组长人选有点难办啊,威慑力强点的,咱们几个肯定是不行了,要不然,把总务处老周调过去?他本来就是财务好手,又是科长。怎么样?”

孙国鑫道“不妥,总务处现在本来就没有处长,再把老周也调到巡查小组,那就更缺人了。”

范克勤道“要说威慑力……局座的威慑力肯定是最大的。”

“哎呀克勤。”对面的章法笑道“这是肯定的啊,但局座总不能亲自出任巡查组组长吧。”跟着看了眼孙国鑫道“局座,这事您可不能听克勤的啊,我们总局可离不开您啊。”

众人一阵大乐,武英凡笑道“克勤,是不是另有所指啊?”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就怕局座舍不得啊。”

“嗯?”孙国鑫道“什么意思?”

范克勤道“我感觉有个人选很合适,顾惜君顾秘书怎么样?这是局座的机要秘书,能力那是无需置疑的。而且平常有什么事情,也都是顾秘书代局座转达,如果她来出任巡查小组的组长,这个威慑力可是也不低啊。而且局座肯割爱的话,各个地方分局又会怎么想。”

章法一怔,道“我看行啊。局座,就像克勤说的,您的秘书都被您派出去了,这个力度,任下面的人就算胆子再大,都得先掂量掂量啊,无意中可就会免了不少麻烦。”

鹿博涵道“顾秘书……说到底是个女的,会不会有点不太方便啊?”

董桦衣笑道“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要是说成为巡查组的具体巡查员,确实,男女有别,还有点不太方便。可是当组长的话,下面的人,谁不要脑袋了,敢琢磨这个事?”

孙国鑫听到这里,面上故意露出了些许笑容,几个处长见了,就知道,这是局座心里应该已经是赞同了。是以就更不会反对了。说了顾惜君任组长的各种好处后,反而开始讨论起巡查的方向,以及具体细节。

等研究的都差不多了,孙国鑫对这件事开始最终表态,说道“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顾惜君,即日起任安局特派巡查组组长,筹备专员。三日内巡查组必须筹备完毕,即刻履任。章法,任命书由您人事处来办,完毕后,立刻下达给顾惜君。”

章法马上答道“是!”

孙国鑫问道“还有别的事情吗?”看了看左右,发现没人说话,随即道“好,散会!”说罢,直接起身往外走去。

“夸”的一声,众人再次原地起立,等孙国鑫离去后,这才放松下来。章法说道“哥几个等我一会啊,我去给顾秘书走个程序,马上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