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自从昨天抓捕行动之后,钱金勋等人就连夜开始审讯。不过现在要审的人可是不少。钱金勋和四个队长每审完一个,就相互拿着口供做比对,这是防止对方说谎,还能筛选出有效信息,并且给下一个要审的人提个醒:“你的同伙可是都说了。你还不招,纯粹是找死。”

就这样杨继承在小二楼抓捕的一个活口,福生老菜馆抓住的五个活口中的三个,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始招供。

此时,王阳将口供先递给了范克勤,后者接过,也不理绑在铁架子上的掌柜,自顾自的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钱金勋的工作做的还是很到位的,待他看完,在最后一页上,还有这些人相互之间的关联。但收获却没有想象中的大,这一点是因为,福生老菜馆的几个人虽然也是日本间谍,但基本都是做的护卫工作。小二楼上的那个活口,也是一样的道理。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联系梁子山,伪装成卖烟的家伙有些价值。

范克勤不由得再次看了一遍这个人的口供,而后才放下,径自的点燃了一支烟,道:“你的本名叫什么?”

那个掌柜的约四十来岁,听范克勤问话,抬起了头,毫不回避的盯着范克勤的眼睛,冷笑道:“这一点,我相信有人已经跟你说了。对于据点内部来说,这并不是个太大的秘密。”

范克勤喷出一口烟雾,却也直接承认,道:“没错,你叫车骑正向,对吗?”

车骑正向点了点头,道:“是的,我的日本名字,就是叫车骑正向。”

范克勤笑了笑,朝着前方握着倒刺鞭子的王阳,道:“这是个很好的开始,所以咱们也客气点,将车骑组长放下来,让他坐着说话就行,手上的铐子可以摘下。”

王阳也是冷笑着,将皮鞭放在一旁,跟着上前,将车骑正向松绑,而后拽到了地中间的铁椅子上,脚镣却没动,一把将他押在里面之后,将一个铁横板扣死。这才回到了摆满刑具的左侧墙壁处。

车骑正向活动了活动手腕,道:“我猜,我要是下一个问题,还能答对,你还有奖励,对吗?”

范克勤道:“没错。还有奖励。”说完弹了下烟灰,道:“我发现你们这个间谍小组,结构非常有意思,说它严谨吧,可是你们的小组几乎已经被我们一网打尽。可要说他不严谨吧,每个终端的间谍,只有一个上线,相互之间却又不发生横向联系,就算是干掉了一个,却也没法触碰到另一个线上的人。”

房间里的等待,时间漫长

车骑正向高仰着脸,看向范克勤,依旧是那副冷笑的模样,道:“哪里哪里,这不是还被你们给抓了吗?我猜,梁子山,哦。也就是黑水,一样被你们抓了吧。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就是从黑水的下线,楚天风开始摸上来的。”

“车骑组长很聪明。”范克勤笑着说道:“我说过,你只要说的是实话,肯定是有奖励的。”说着,将一包香烟扔了过去,正好落在车骑的怀里。

车骑正向抽出一支,叼在嘴里斜眼扫了下王阳,没有说话。

范克勤摆了摆手,王阳从兜内拿出一个打火机给对方点燃。车骑正向舒服的吸了一口,这才道:“这是美国烟。看起来,美国人给你们的援助不少啊。”

范克勤却不理他的话头,道:“烟也吸了,车骑组长该交代点实质性的问题了。谷美菜菜子的上线,中居晴矢在哪?怎么才能找到他?”

车骑挠了挠头,依旧是仰着脸,道:“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谷美吧。”

范克勤闻言,道:“我现在再问你,中居晴矢在哪?怎么才能找到他?”

车骑正向撇了下嘴,道:“这我不清楚,他不是我所领导的。”

范克勤闻言,将烟头掐灭,道:“嗯,就算不是你领导的,但是你却知道这个人。所以你也是清楚应该怎么联系他的,对吗?”

车骑正向略微想了想,道:“就算我知道,说了也没用。我猜你们抓住谷美之后才会知道中居晴矢这个名字。谷美菜菜子被抓应该已经有几天了吧,他早就撤了。”

范克勤声音渐渐变冷道:“车骑组长,应该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问的是,怎么才能联络到他,或者在哪里才能找到他。我猜他并没走。因为谷美菜菜子,是这么长时间第一次活动,也就是说,中居晴矢,很长时间才会联络她一次,所以时间上很充分,你只要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他就行?”

车骑正向摇了下头,道:“不好意思,请恕我爱莫能助,就像我说的,我并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中居君。”

范克勤的语调已经变冷,道:“车骑组长真是不老实。”跟着看向了王阳,道:“王阳,给他上个按摩,让车骑组长清醒一下。”

王阳闻言,直接丢下了鞭子,先将车骑的两只手重新锁在铁横板上,而后直接走到了墙壁右侧一个摇把子的旁边,从中抽出了两根电线,每一根上面尽头处,都有一个铁夹子。双手拿着一捏,王阳直接便将夹子夹在了车骑双肩的琵琶骨上。疼的车骑“斯”的吸了口凉气。

然后王阳再次来到了摇把子的旁边,双手握住之后,开始如同自行车脚蹬子一样的转动起来。

滋滋的电磁摩擦声顿时响了起来。摇把子上方的灯泡闪了闪,跟着就彻底亮了起来。

几乎是与此同时,车骑正向口中“嗷”的一声痛叫。烟头顿时从嘴里掉了下来。整个人开始不由自主的打起摆子,眼珠子瞪得溜圆。仿佛再过一会就能直接飞出来一般。

十来秒钟后,范克勤摆了摆手,王阳那边见了把手松开。

车骑正向绷紧的身子一下的瘫软在了椅子中,呼哧呼哧的开始喘起粗气。

范克勤冷声道:“中居晴矢在哪?如何联络他?”

注:“第一更来啦,晚上还有哈,大家伙疯狂点投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