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 ,,

“发生了什么?”他们凄厉大叫。

这一瞬间,他们一身力量都是轰然爆发,这足以崩碎这偌大拜魔族村落。

但此刻,他们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

他们疯狂挣扎着,但依旧被死死压着。

“是谁?”他们有些惊恐了。

因未知,总是最恐怖的。

他们都是有天魔的实力,但就算如此,依旧被瞬间压住,而且连人影都没见到。

而最让他们恐惧的是,他们竟无法感知到什么力量。

他们被压住了,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到了极点。

而此刻。

在议事大堂内的拜魔族众人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外面的景象。

软萌纯妹子大眼圆脸森女系装扮花丛嬉戏写真图片

嘶嘶。

他们皆是倒吸凉气。

这是怎么回事?

窝里斗?

不过下一刻,他们就是醒悟过来。

他们,并不是一伙的!

而此刻,他们更震撼于陈然的实力。

因那三个寻灵邪族,瞬间就是被陈然镇压!

这是什么实力?

他们无法想象,因这等实力已是超出他们的认知。

他们看着陈然,浑身发毛,背后冷汗直流。

这等存在要灭他们拜魔族,毫不夸张的说就是在一念之间。

尤其是何血锋,更是脸色惨白,没有丝毫血色。

这一刻,他都是有些绝望,只能祈祷陈然大人不记小人过。

而陈然,则是背对着他们,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他牵着也有些小心翼翼的宁芷芷。

“芷芷,想要保护的娘亲么。”他问。

“想。”宁芷芷没任何犹豫的开口。

“那就跟着爷爷,爷爷让有能力保护娘亲。”陈然轻声道。

“真的么?”宁芷芷忍不住问。

“真的是真的。”陈然笑了声。

宁芷芷顿时也笑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外表严肃,但很好很好的爷爷了。

身后的拜魔族看着,眉头直跳。

这算什么事情啊。

而很快。

“咻咻咻!”

其余寻灵邪族的修士也是来到了此地。

他们看着血肉模糊的三个寻灵邪族修士,顿时大惊。

“们怎么回事?”带头之人是一个眼神阴霾,头发深紫的老人。

看到这副场景,他也是狠狠震了一下。

“我们被压住了!”一人惊恐开口。

“压住?”其他寻灵邪族的修士都是愣了愣,因他们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力量和气息。

怎么…就被压住了?

但下一刻,他们就是深切感受到了这是什么感觉。

“轰!”

天地间好似有炸雷响彻。

“砰砰砰!”

一声声恐怖的碰撞声响彻。

那是一个个修士坠落大地的声音。

那领头的老人猛地抬头。

“是谁?”他面孔狰狞,怒吼出声。

但下一刻,作为寻灵邪族最强的存在他也是轰然倒地,被死死压住。

而在议事大堂内的陈然却是神色平静,眼神没有丝毫波澜。

在他身后,那群拜魔族的修士已经彻底傻了。

压三个他们都已经不可思议了。

但此刻,却是足足有十五个!

那领头的老人,更是有战魔级别的实力。

但,仅仅停顿了一下还是被压制了。

那陈然,到底是什么实力?

而这时。

陈然转头,看着他们道:“我昨日的提议,们还有什么想法?”

众人狂震,随即下意识的摇头。

想法?

除非他们也想趴下,否则他们绝不会有任何想法。

陈然点头,沉声道:“很好,我也会遵守我的承诺。”

说完,他就是牵着宁芷芷走出了议事大堂。

众人一愣一愣的,没想到就这么结束了。

陈然的气势消失,一群人直接是瘫软在了椅子上,冷汗不断流下。

尤其是何血锋,双眸都是充血,脸色却是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显然是被吓坏了。

“爹…爹,他…他不会对我怀恨在心吧……”他哆哆嗦嗦的问。

何夜耘此刻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狠狠瞪了何血锋一眼,都是懒得说他。

配么?

要不是张血锋是他,儿子,他一定会指着他鼻子骂一顿!

而这时。

陈然悄然出现在了那群还趴着的寻灵邪族修士面前。

以他的实力,想要压住他们自然是轻而易举。

这等手段在拜魔族和眼前这些寻灵修士看来恐怖惊骇至极,但在他眼中却是极其寻常。

这,是境界的压制。

陈然松开拉着芷芷的手。

“芷芷,回家去,爷爷等会儿再来找。”陈然轻声道。

宁芷芷知道陈然有事要做,顿时乖巧的点了点头,极为高兴的跳着离开了。

而陈然,则是望向那群寻灵邪族修士。

“是谁?”那领头老人惊恐看着陈然,其他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手都没动一下就把他们压住了,这等任务傻子都知道不能惹。

“们是怎么进来的?”陈然却是幽幽问道。

老人身躯狂震。

随着陈然的开口,一股他头皮都是发麻的恐怖威势悄然笼罩住了他。

这一刻,他都不敢违抗陈然。

“寻灵邪族,我们是寻灵邪族!”他尖叫。

“除了们,还有其他人么?”陈然再问。

“没有了,没有了……”老人冷汗直流,生怕陈然杀人灭口。

“滚吧。”陈然冷冷说了句,压在他们身上的力量顿时烟消云散。

他们一懵。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起身,急急后退。

而下一刻,陈然的声音又是响起。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谁敢进来,杀无赦!”

众人发毛,急速逃走,用他们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此魔境。

“大…大人,我们该怎么办?”一个人哆哆嗦嗦的问老人。

“什么怎么办,将此事传出去!”老人厉喝。

“可…可是那人……”其余人皆是狂震,害怕到了极点。

“怕什么,我们自己不进去就是了,让其他人进去!”老人虽惊悸,但也睚眦必报。

众人一懵。

他们自然打死他们也不敢再进去。

但,他们也不敢随意乱说。

要是往后被陈然寻到,那可就真没救了。

但显然,老人不这么想。

仅仅一日后,西部出现拜魔族的消息就是传遍了妖魔大地。

拜魔族的传承,也是在妖魔大地传开。此事,让很多势力都是振奋甚至疯狂,纷纷前往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