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想不到你们三个联手,竟能硬接我凝聚元婴后期法力的一掌。”

这一刻,赤火散人居高临下,冷漠盯着段辰和南宫瑶道:“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魔音火神功,魔音降世!”

嗡!

伴随着一股汹涌如潮的元婴法力疯狂注入火焰古钟内,只见那钟壁上无数火纹闪烁而起,逐渐汇聚形成一头妖异火兽,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声,瞬间震出一道又一道无比可怕的音波,朝段辰和南宫瑶横扫而去。

魔音降世,是赤火散人修炼魔音火神功,炼制出本命法宝火焰古钟后掌握的一大杀手锏。

正常情况下,就是元婴中期修士,面对魔音降世这一招,也休想活命。

至于段辰和南宫瑶,在赤火散人看来,除非出现奇迹,否则绝对挡不住魔音降世这一招。

… …

唰!

在赤火散人施展魔音降世对付段辰和南宫瑶之时,北源山脉内,剑无涯正背着剑,施展身剑合一之术,化为一道剑光朝段辰他们所在的方位赶去。

从南宫瑶传讯给太妙真人求救,到太妙真人联络剑无涯,再到剑无涯从内宫赶来,中间已经耗费了不少时间。

而从内宫赶到外宫所在的北源山脉,再从北源山脉赶到段辰他们此刻所在的地方,还需要更长时间。

私房床上丝滑嫩乳

这么长的时间,如果一切真如南宫瑶所说,恐怕战斗早就结束了。

“段辰,希望你们能撑住吧。”剑无涯眼中有着一丝担忧,同时也有着一丝震惊。

之前在内宫的时候,他便收到元一真人的传讯,洞悉了发生在源天宫内的一切,也知道段辰修炼魔功,勾结妖神会一事。

甚至后来赤火散人和诸葛玄霜奉命押送段辰前往内宫接受调查,以及段辰打伤诸葛青山逃跑一事,他也全部都听说了。

所以当他收到太妙真人的传讯,得知赤火散人居然是妖修,而且正在追杀段辰和南宫瑶时,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当然,口空无凭,剑无涯虽然觉得南宫瑶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可也不会如此轻易就相信,一切还要用事实来说话

不过如果赤火散人真是妖修,是妖神会安插在他们北源仙宫的一枚暗棋,那之前他所听说的一切,在真实性上恐怕就要大打一番折扣了。

也许,段辰真的是被栽赃陷害的。

就在剑无涯心中如此暗暗想到之际,距离其所在约莫千里的一片荒山野岭上空。

当赤火散人全力施展魔音火神功,施展出魔音降世这一招时,段辰却是主动挡在了南宫瑶身前,同时传音道:“瑶儿,我来缠住他,你趁机逃。”

“怎么缠?”南宫瑶连传音道:“那可是元婴后期大修士,就算你突破到元婴初期,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啊。”

“我自有办法。”段辰轻轻握了握南宫瑶的手掌笑道。

“段大哥,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你休想骗我。”南宫瑶摇头道。

“你就不能假装被我骗一次?”段辰无奈道:“而且就算我不是他的对手,也不一定会死,你先走,我才有机会逃。”

“我们不用逃,要逃的是他!”

南宫瑶眼中有金色血光闪动,跟着一脸平静的看向前方横扫而来的一道道魔音音波。

轰!

下一刻,一缕缕金色火焰以南宫瑶为中心,轰然爆发开来,威势之强,竟然丝毫不逊色于化神期修士,并且她体内散发开来的威压还在节节攀升,仿佛毫无限制一般。

这一刻,无形威压笼罩四方。

砰!砰!砰!

那些魔音音波在靠近她周身百丈范围后,一个个都凭空爆裂而开,湮灭于无形。

“什么!单凭威压就直接碾碎了我的魔音音波?”赤火散人吃惊万分。

他施展的魔音降世这一招,是完全能够透过修士肉身,直接攻击到其体内五脏六腑的一门杀招,威力非凡,即便是用上品法宝进行防御,最多也只能削弱这一招的威力,而无法完全防御住。

可现在,南宫瑶一个爆发,单单凭借体内散发开来的无形威压, 就破解了他的杀招,这简直不可思议,就是化神期修士,也未必能做到。

“逃!”

这一刻,赤火散人只觉得心惊胆颤

,再也顾不得什么幻月妖圣的命令,直接掉头转身就逃。

然而南宫瑶却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眼中有着金色血光在闪动。

“啊!”

逃跑中,赤火散人身上陡然燃起一缕缕金色火焰,火焰迅速蔓延,不过呼吸间,赤火散人就被彻底焚灭,化作虚无,连元婴都没能逃出来。

就这么彻底消失不见了,尸骨无存!

不管赤火散人还有什么手段,还有什么杀招法宝没有使出来,但是这一刻,在南宫瑶的目光注视下,仅仅一眼,就彻底陨落了。

一同陨落的还有那头修为达到元婴初期的火魅,显然其生死早已与赤火散人相连。

一但赤火散人这个主人陨落,它也无法幸免,会跟着一同陨灭。

“这…这不可能,瑶儿她怎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实力?”段辰看着这一幕,眼中瞳孔不由一缩。

他虽然已经突破到元婴初期,更是在上古战场内见识过化神期修士出手,可就算是化神期修士,恐怕也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只看一眼,就令一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直接陨落吧?

“瑶儿的实力肯定没有这么强,她一定是动用了某种极为逆天的秘术或宝物。”段辰很快便反应过来,心中不由一沉。

不管是秘术还是宝物,能够让南宫瑶实力暴涨到如此程度,不可能没有任何代价。

要知道,当初在北夏王朝,他和诸葛玄霜一行人被姬云空追杀时,他仅仅只是为了施展降神术,帮助七殇魔君暂时摆脱山河鼎的束缚,就耗费了百年寿元。

而这次南宫瑶在最后生死关头的爆发,固然令他惊喜,可也同样让他担忧。

他担心南宫瑶付出的代价,会比他当年还要更重,甚至可能会危及生命。

否则如此厉害的一张底牌,南宫瑶不可能留到现在才用,早在他突破元婴境界之前就用出来了。

果不其然,当这一念头掠过段辰脑海之际,原本体内散发着滔天威压的南宫瑶,突然口中闷哼一声的从半空中坠落下去,身上爆发的金色火焰也都全部缩回了体内。

fpzw